儿别偷看啊。”

“嗯。”

张水掰开他的腿往上拗,露出那个昨天使用过度的地方,红红地,倒是没有明显肿胀,不愧是身经百战了。他的舌头舔上那个干干净净的穴口,舌苔擦过嫩肉,韦利一哆嗦,“哥,你——”他在性事上一向放得开,却也从没有想过有一天他哥给他舔穴,这太刺激了。

张水低声说,“你做那什么保养,这里没有保养到吧?今天哥给你好好护理一下。”

贪得无厌的xiǎo_xué夹住舌头,韦利难耐地出声,“哥,你……你会不会护理,先要清洁,然后涂滋润的——啊——”话音未落,穴口就被手指掰开,舌头刺入进去舔他的肠道内壁。

韦利眼睛不能视物,全部感觉汇聚到下半身,体会那条火热灵活的舌头舔湿xiǎo_xué的快感。这是与坚硬ròu_bàng的直接操干迥然不同的经历,韦利敏感地缩紧后穴,可是舌头并不退缩,反而模拟xìng_jiāo的动作戳刺小洞,丰沛的口水送进去,沾湿洞里的软肉,从穴口往里窥视,全是一片淫靡的绯红色,让人血脉贲张,想立时立刻就占有这个洞。

韦利双手捂住脸,黄瓜片掉了也顾不得,他感到后穴里已经湿透,只是弄不清楚是他哥的口水,还是自己分泌的淫汁,或许两者皆有,经过舌头的搅拌,在小洞里充分融合,化为最强烈的催情液,彻底激发他的淫欲。

“嫌哥不会?明明给你都用水滋润过了,哥可是很专业的。”人是不能同时说话和kǒu_jiāo的,这让韦利百爪挠心似的难受。他喜欢听他哥说话的声音,可是后穴里空虚得不行,他已经忍不住了。

“嗯,哥,该下一步了……”

“下一步是什么?”

“当然是按摩,哥,快、快给我——”韦利一连声催他,扭着腰,看得张水口干舌燥,扶着他腰线说道,“别动,这床窄,当心咱俩一起摔了。”

“那你快点。”

“小王八蛋,这都等不及?”张水拉下裤衩,露出硬得滴水的yáng_jù,抵着穴口,“哥用专业工具给你按摩,够疼你了吧。”

韦利等的就是这个,他的呼吸顿时变得急促滚烫,xiǎo_xué饥渴地开合,想把最爱的ròu_bàng吃进去。可张水不为所动,并不直捣黄龙满足对方,而是故意用guī_tóu在他穴口画圈,清液把韦利下身弄得湿黏一片。

韦利喘息着催问,“哥,怎么不进来?”

“按摩当然要由外向内,不能乱了顺序,这样效果才好,你说对不对?”

“别管什么效果了,哥,快插进来……里面,需要你……”

宝贝弟弟话已经说到这份上,再磨磨蹭蹭就是矫情了。弟弟的软声索求满足了张水的大男子主义心理,他心里美滋滋地,不再耽搁工夫,直接把性器捅进他百吃不厌的甜蜜小洞里。

韦利表情变幻,口中呻吟不断,像是痛苦,又像是陷入极度欢愉当中。他抬腰迎合对方的插入,双腿张开,脚趾因快感蜷起。

小洞里没抹润滑剂,完全靠体液滋润,张水感觉进出比平时滞一点,摩擦加大,有种纯天然的刺激。他问,“小宝,疼不疼?”

韦利摇头,xiǎo_xué夹紧ròu_bàng,催他快干。


状态提示:分卷阅读23
全部章节阅读完毕,请试读《死生》《雪心辟邪传》《城郊四十四号
回到顶部
http://www.520dus.com/txt/xiazai18763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