爆炸了。转手抓紧

魔女的娇嫩臀肉,冲锋似的撞入那从来未经开垦的窄嫩小bi,简直是粗横的巨棒

急强的凿入肉块中,把魔女的荫唇迫裂。

bi窿受着撕裂般火辣辣的疼痛,魔女撕肝裂肺的发泄出淒厉的惨叫。美丽的

面庞痛得扭曲,眼泪从紧闭的眼眶中飞射而出。双手的狂力竟把破屋的泥地也揪

裂了。抓着魔女软臀的魔手也觉到股肉的绷紧,可以知道她现在是如何的痛楚。

魔女的尖声号叫,和魔吊的劲擦带给阴魔俗身无限的施虐快感,心理上的,也是

生理上的。胯下的幼齿仅仅只是一只美貌的雌性玩物,任由他发泄yin虐。

无视她的尖锐惨叫,阴魔俗身抓紧魔女臀肉,挥动巨吊再次大力插入,抽出,

再插入,窄小的荫唇被撕裂成断环。幼齿的痛哭惨号尖锐得连耳膜也可震裂。阴

魔俗身的耳膜却享受得赏心悦目。尖锐的程度被列为巨吊的成就层次。兽野般强

奸的疯狂攻击一直持续。兽性的急促喘气声和和应着幼齿次尖锐哀呜。不知不觉

就由开始时的尖声嗥叫,到了后来的气若游丝。阴魔俗身的施虐快感也由不可一

世到味同嚼腊,比奸尸优越不到那理。幼齿的bi内膣肉已像一团死肉,动也动不

起,再没反应,只因血脉已凝,神经末梢也因而失却传递作用。

膣肉挤臑,才能引厉火入魂识。那就要搅动血脉。殴打可驱血过宫,但不能

流血,否则血流了出体外,就贫血难动了。以魔女那久经修炼的法体,可不是寻

常木棒所能伤,但有不能施加法力,那就要用铁器。阴魔俗身顺手拿起地上的烧

火棒就以凡躯的气力,尽情向四肢击撞下去。魔女以气衰血竭,连呻吟也声嘶气

弱。直打得魔女四肢瘀结黑肿,在幼齿bi内的巨吊才觉到膣肉翻腾,却无甚劲力。

不过起动了血气,那就可上通灵台。

下一步就逼楔窄bi的空间,幼齿的gāng_mén就得要充实了。半捧起幼齿的纤细娇

躯,一具锄头的木柄就毫不恻隐的劲插入幼齿的菊花内,直穿而入,其深过尺。

纤小的菊花轮被无情的闯入,使那魂魄本散的魔女也本能的反应出痛极狂号,浑

身颤挛。血动则神经末稍有感应,可向最敏感的|丨乳丨蒂作终结手术。充血就是使神

经末稍添增敏锐。两条幼绳就是魔女的催命符,分别於|丨乳丨根处紮得血管连气也过

不去,然后再向丨乳丨蒂胀得鲜红喋血。

极度充血是极度敏感,加诸一毛也觉到锐比刀割。这是长痛。拖长了,痛的

锐厉比短痛轻,但持续时间长。幼齿虽然已声带嘶哑,神经感觉却更锐敏,膣肉

就频频剧烈绞搾阴魔俗身的巨吊,真是磨得膣肉破损,血贯子宫。

极度的刺激万针矢射入灵台,为厉火开路。幼齿已气弱游丝,血也渐乾。世

无不散的筵席,阴魔俗身就给幼齿一个一次过的短痛,把幼绳再绑紧|丨乳丨根,尽其

束窄,然后引刀成一快,不负两个|丨乳丨头。极强烈的刺激传入了幼齿大脑,厉火炽

烈,把魔女烧得魂飞魄散。bi窿膣肉也绞缩缝裂,溅出的血灒苌涞靡跄俗身的;

毛也浆成糊状。

天象也来揍趣,雷光一闪


状态提示:第 184 节
全部章节阅读完毕,请试读《诱捕逃家总裁》《暗夜无际》《替嫁成妃:爱妃你别逃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