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他习武多年,力气很大。他一直都忘不了,她温暖的身体,尤其是她柔软而有弹性的身体摩擦着,那种感觉真美好。作家的话:谢谢的礼物^_^最近的礼物好少哪,伤心……

汪秋很清楚的记得那件事情,他满脸通红地将那女人抱上山後交给了师傅。

师傅对着那女人把了脉,把了好久好久,眉头也皱了好久好久,完了却面有欣喜之色。後来师傅抱着那女人去了後山,说是那女人受了重伤,他要为她疗伤,千万不要去打扰。

一个月後,师傅才一个人回来。

那时师傅看起来象老了十岁,内力都几乎没了。之後师傅又闭关了好长时间,但再也达不到以前的境界,而且身体也越来越差,还经常一个人发呆。

待他年满十八岁时,就被师傅赶下山,之後便从来没见过师傅。他记得走之前和师傅的对话,师傅当时问他:“我们师族的信物都收好了?”

“是的,秋儿已小心藏妥!”

“你还记得八年前那位女子麽?”

“那女子面貌姣好,如果再次遇上,秋儿应该认得。”

“嗯,如果那女子将来有事求你,你能帮则帮,不能帮,为师也不勉强。至於信物,你一定要收妥。如果碰到能打开它的有缘人,就赠给人家,也算完成了我们师门的使命!”

“是,秋儿谨遵师训!”

“我大限之期快到,还有一心愿未了,需去见一故人。你下山吧,以後都不必回来。”

他记得当时自己是痛哭的,说什麽也不肯走,说什麽也要等到师傅临终。师傅很少在江湖现身的,功夫又很强,照理说活到七老八十都没问题,却不知为何身体一年比一年差。

师傅硬逼着他下山後,他当天晚上又偷偷摸摸上山,却发现早已人去楼空。

桌上子放着一封信,上面写着“吾徒亲启”,原来师傅早算到他还会偷偷上来的。

他马上打开看了,信上只了了几语,而且字迹了草,看来是匆忙写就,只提到:一年後,可来此祭拜为师,为师的後事,自会有人安排妥当,勿念!

此後,他下山去游历,三个月回山一次,第四次回到山中时,果然多了师父的坟墓。师傅也算英年早逝了。

他守墓三载。正当三载将满,筹划着下山时,有一天晚上,突然来了一位女子。

他呆呆地看着她,她竟然是十多年前那名他从河里抱上来的女子。

虽然十多年了,但那时他印象太深刻,她精致的五官,绯红的面容,温暖而柔软的身体,一直在他脑中浮现,伴随着他青春的成长。

问题是十多年过去,他都从孩童长成了青年,而她好象从没变过,只是多了一份成熟和妩媚,印象中紧闭的双眼,睁开了,却能勾人魂魄似的,让他不敢直视。

他一直记得自己当时的窘样,呆呆地看着她,羞红了脸,结巴了半天,却不知到底该称呼什麽,姑娘?大姐?小姐?只“你……你……”了好久。

“请问你就是欧阳泉的徒儿,十年前将我从河里救起的秋儿?”那女子一开口中,汪秋就觉得仿佛有魔力般,自己如沐春风,全身都很舒坦放松。

但被一个看起来和自己差不多年龄的女子称做“秋儿”,还是有些不自在,“是的,我正是汪秋!请问姑娘来此有何事?”终於想好怎麽称呼了。

只见那女子婉婉道来,“你师傅临终前我凑巧在旁边,他托我照顾你。我想这几日守孝期将满,特来看看你,要不要和我一起回天朝!”

汪秋那时是震惊的,难道师傅所谓的故人便是眼前的女


状态提示:第 12 节
全部章节阅读完毕,请试读《诱捕逃家总裁》《暗夜无际》《替嫁成妃:爱妃你别逃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