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爱耽美>古代耽美>鼎食之家>分卷阅读240

莲四面一望,问谢妙容:“我七嫂呢,怎么没见她来游湖?”

“她去探望我二姐了。”

“这样好的日子,这样好的天气,为什么你二姐不能来跟咱们一起游玩?”

“因为我祖母说要我二姐禁足两年,这还没有一年呢。”

“为什么,她跟袁峥和离,你祖母要禁她的足,和离是双方有错啊,又不是被休?是不是这里面有什么我们不知道的事情?”卫琴莲突然问。

谢妙容无语,她觉得自己好像刚才说错了话。毕竟她二姐跟袁三郎和离,跟袁四郎的纠缠,这件事情可是被袁家和谢家遮掩得很好。外头人都不知道里头竟然还有这样的内|幕。卫琴莲突然怀疑问起,谢妙容肯定是不能跟她说的,所以她故意手一拂,装作不小心把几颗棋子给拂落在地,引开卫琴莲的注意。

果然,卫琴莲见她将棋子拂落,就立即喊起来:“你这赖皮,明明要输了,却将棋子故意拂落到地上,这是狡赖,我再也不跟你玩了!”

谢妙容嘻嘻笑,亲自下了榻去把棋子给捡起来,道:“哎呀,你咋呼什么,我又不是故意的,这样吧,这一盘我还是认输怎么样?”

“什么叫你还是认输?明明就是你输!”

“是,是,是,我输了。算了,不玩了,真费脑子。不如吃点儿东西。九娘,你想吃什么,我让人端来?”

“这才吃饭多久,我不想吃,要吃你吃吧。”

“好吧,我吃点儿,方才跟你下棋,耗了我许多脑力,不补充点儿不行。”

于是谢妙容让婢女端了些瓜果李子等上来,她长大点儿后,也是进入了青春期,开始发育了,她也不胡吃海塞了。要加餐还是以水果为主,这样又能补充营养,又不至于堆积脂肪。

卫琴莲见谢妙容吃得欢快,也伸手从青瓷的高足盘子里拿了个李子吃了起来。

一口咬下去,口感挺不错,以甜为主,微酸,看外头的样子却和一般的李子差不多,都是青皮,于是她忍不住赞这个李子好吃,又问谢妙容从哪里买的。

谢妙容呵呵笑:“这不是买的,是我的那两亩多的果园里面种的,去年我也只载了一棵李子树,今年嫁接了下,又剪去了一些旁枝,最后结了果,果子就是现在你吃的这味儿。”

“你这家伙,有这样好东西也不说,偷偷自己吃,我要是不吃一个,还错过了。一会儿下了船,领我去你的果园里看一看,我看看还有什么好东西没有,采一些带回家去吃。”

“喂喂,我的果园里那些果子的产量很小,你一会儿去可要手下留情啊,千万给我留一点儿。”

“行了,小气,真是。”

卫琴莲很快吃完一个李子,又去拿了一块蜜瓜开吃。果然,谢妙容这里的蜜瓜也比一般的香脆,她很满意,吃了两口蜜瓜,她忽然想起个事儿,对谢妙容说:“那一日在楼云寺那个银甲小将军你看见了吗?”

谢妙容一愣,随即道:“看见了啊,怎么了?”

卫琴莲压低声:“我阿母回去后就打听他是谁,后来得知是袁家的四郎,就叹气说,可惜我的年纪小了点儿,要是如今及了笄,选他做女婿可是最好的等等……后来我一想,这个袁家四郎不就是你二姐和离的袁三郎的兄弟吗?我就想,既然袁四郎都长得这样出众,那他的兄长袁三郎肯定也差不多吧。如此好的相貌,你二姐为什么要跟袁三郎和离呢?”

“你还真是幼稚,难不成没有听说过,龙生九子,各有不同。袁四郎长成那样,不一定他兄长也像他那样风仪出众。还有,人也不是好看就代表一切,比如说脾气秉性为人。要是美人都是好人,那这世上就好挑人了。不过,你这种想法我也能理解,如今别说挑女婿了,就是挑大臣,从上到下,都是看长相,这就有失偏颇。你也是我好友,我才劝你一句,这看人看容貌是最做不得准的……”

谢妙容吧啦吧啦一会儿,也就住口了,没有展开说。毕竟这种看脸的风气在当世最重,甚至可以说前无古人后无来者,她没有力气去纠正,就那么的吧,各人把自己管好就行了。

不过,通过卫琴莲的话,果然印证了她之前的想法,那就是建康城有不少的高门士族之家的妇人和女郎们注意到了袁嵘,他那边一时之间肯定是连门槛也要给踏破了吧,相对于因为他而和离,而被禁足的二姐,门可罗雀,那可是相当鲜明的对比。想到此,谢妙容无端地有些不舒服起来。

此时谢妙容等人坐着的大船到了湖中的一片荷叶荷花中,有女郎跑到了船头让划船的婢妇将船停一停,她要采几朵荷花回去插瓶。谢妙容听到了,便往外看,见到了那说话要采荷花的女郎,是她四姐,谢柔华的闺蜜,阮家十二娘阮明月。这个阮明月也是个爱打扮的,年纪跟谢柔华相仿。

谢家二房的老四谢岩的小儿子谢嘉定下的就是阮家的女儿,陈留阮氏二房嫡女,排行第十的阮应采。这门亲事是去年定下的,在六月底,就要完婚。

此时只听外面划船的婢妇恭敬地说:“阮家小娘子,还是让奴婢来替您采吧。”

谁想一边的谢柔华却开口道:“谁要你采,你将船划到有荷花的地方,我跟阮十二娘比一比,看谁采得更多。”

谢家小娘子发话了,作为谢家的划船的婢妇,又岂能不听她的,又或者说中断人家的雅兴,于是那划船的婢妇答应了,看了看湖上,将船划向有


状态提示:分卷阅读240--第1页完,继续看下一页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