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爱耽美>古代耽美>情变>分卷阅读80

我就算对你的感情再深,也不会做这种下流的事啊!”吴沛清听了莫维谦的话立即委屈地哭起来。

“你他妈的给我闭嘴,我和你有没有事儿你自己心里最清楚,你这样儿的女人我见多了,你是个什么东西就想设计我!吴沛清,要是今天这事儿让悦琦和孩子有一点儿闪失,我要你全家的命!我会和你睡,那我还真是不嫌脏!”莫维谦恨不得让人直接弄死这个无耻的女人。

“维谦,我只有你一个男人,你不能这样污蔑我。”吴沛清哭得更伤心了。

“非要让我找人去查你在国外的生活记录是不是,你就是犯贱!悦琦,你别不说话啊,你要是生气可千万别憋着,你尽打我骂我不过也要相信我,行不行?”莫维谦再面对罗悦琦时已经是急得一头汗。

正闹不清的时候,门外又有人进来了,莫家二老、莫维华、文瑞还有吴研夫妻两个都一块儿进了房间。

祁玉珠在宴会厅一听王朋说了这事儿心里就是咯噔一下,她倒不是不相信自己儿子的人品,只是这种事儿毕竟好说不好听,再一个就算是吴沛清使的诡计,那究其原委到底还是自己惹来的祸,即使以后风波过去了,难免罗悦琦不埋怨自己。

于是稳了稳心神,又坐了几分钟才找借口说自己身体不适,还没走的亲友一听也都陆续起身告辞,祁玉珠送客的时候又让人不着痕迹地将吴研和杨菊留了下来,等客人都离开后便让他们也跟着一起上楼。

“沛清,这是怎么一回事,你别只顾着哭,说话啊!”杨菊赶紧将女儿的衣服拣起来给她披上。

其他人见状也都回到客厅,好让吴沛清穿衣服。

“小董,是你送维谦上楼的,你先说说到底是怎么回事?”祁玉珠问着也跟上来的董源。

董源苦笑:“老太太,我是送维谦上了楼,可我不知道我还得保护维谦的贞洁啊,您这可问不着我,楼梯和走廊里都有摄像头,维谦的房里可没有。”意思就是即使能证明是吴沛清主动进了莫维谦的房间也说明不了问题。

祁玉珠也觉得自己问得不靠谱儿,只是急于想找出对儿子有利的证据,所以才问了。

“悦琦,你快坐下歇着,我知道你现在心里不好过,可是事情的原委还是要查清楚才能下定论,无论如何你是我莫家的媳妇儿,别人再怎么折腾也没用。”祁玉珠赶紧安慰绷着脸的罗悦琦。

“伯母,我没事儿,只是这个吴沛清欺人太甚了,竟然这样不顾脸面做出这样的事,我真是生气!”罗悦琦口风儿一下子就转了。

莫维谦差点高兴得跳起来:“悦琦,这么说你是相信我了?哎,我的好媳妇儿,果然明察秋毫,绝不冤枉一个好人哪。”

“我在和伯母说话,什么时候说相信你了,你别自作多情。”

“罗小姐,你这样说话未免太过分了,我女儿是受过高等教育的,况且沛清一向洁身自好,男朋友都没交过一个,你自己也是女人就不能有同情心吗?莫夫人,刚才我问过沛清了,她说她就是想在离开前和维谦告个别,没想到维谦喝多了酒行事就冲动起来,这事儿虽然不能全怪到维谦头上,可我女儿也是受害者啊,罗小姐的话未免让人听不下去。”杨菊自然是相信自己的女儿,所以也认定了事实就是如此。

莫维华笑了笑说道:“吴夫人,您女儿说的话就是唯一事实了?我们家维谦可什么都没承认,其实要知道事情真相也不难,大家都是成年人,到底有没有发生过什么事,您也应该能看得出来,还有悦琦是我莫家的人,我们认为好就可以了,您就没必要多做评论了。”

“董源,等一会儿事情解决完之后,你立即叫人进来将这张床给我拆了扔出去,要不看着恶心!今天这事儿呢,也不用再辩下去了,你们吴家的人最好立刻就给我滚出去,等着我一个一个的收拾。”莫维谦咬牙切齿地说着,显然是气得不轻。

“我们知道您家里权大势大,颠倒是非黑白也是很轻松容易的事儿,只是沛清明明受了委屈还要被你们这样侮辱,我就算是倾家荡产也要讨个说法!”杨菊也气得够呛。

吴研在一旁眉头紧皱并不作声,而吴沛清则是惨白着脸看向莫维谦,不敢相信他会如此厌恶自己。

“事情真相很简单。韩江,把摄像机拿过来。”罗悦琦将韩江叫了过来。

众人都看了过去,想知道会有什么新证据,吴沛清则是惊疑不定地看着罗悦琦,只见对方也在冲自己冷笑,这情景就如同两人第一次见面时的对视,难道自己还是没算计过这个女人?

不多时录像播完了,房间里鸦雀无声,没人说话,杨菊的脸一会儿红一会儿白的,她真想否认自己女儿不是这种人,但面对如此高清的夜间拍摄画面也只能沉默。

“吴沛清溜进维谦的房间是萧萧看见了跑到我那儿告诉我的,我光顾着心急,还好韩江和王朋有经验、有阅历提醒我要将摄像机带着,要不今天还真是一场劫难。”罗悦琦将功劳完全都归于其他人身上。

莫维谦是彻底松了一口气:“我说媳妇儿,你有证据就拿出来呗,干吗吓唬我,衬衫都湿、透了全是汗。”

“吴部长,我现在倒想问问你,这是好人家教育出来的女儿?你教育失败也就算了,却还不了解自己女儿是什么样子这才是最大的失误,还是说你们一家子都打得这个主意,要不你女儿为什么在得知我岳父


状态提示:分卷阅读80--第1页完,继续看下一页
回到顶部